首页 > 生活常识 > 圣女果是不是转基因蔬菜?

圣女果是不是转基因蔬菜?

时间:2024-07-20 21:51:36 分类:生活常识 浏览量:85

圣女果是不是转基因蔬菜?

圣女果是不是转基因蔬菜?

番茄的家史

番茄名字中的一个“茄”字确实贴切,它跟茄子是一家,同属茄科植物。番茄的老家远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大约在公元前500年,野生的樱桃番茄(分布于南美洲8种野生番茄之一)被当时的中南美洲统治者——阿兹特克人收进了自家菜园,果如其名,这些番茄有着同樱桃比肩的苗条身材。

在16世纪初,欧洲人刚刚踏上南美大陆上的时候,就对这些长着漂亮的果实的植物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且将它们搬回了欧洲大陆。只不过,这些番茄被送进了花圃而不是菜园。据说这个“错误”的放置,是因为一本植物书上的一条错误的记载,番茄被打上了有毒品的标签,并且被命名为“狼桃”(wolfpeach)以示其“毒性凶猛”。

直到后来,意大利人开始在匹萨等菜肴中使用番茄,番茄才被真正当做一种蔬菜来推广种植。注意,直到这时,番茄都还是袖珍型。从番茄加入蔬果队伍开始,追求更大更多的番茄果实就成了育种的主要目标。随后,不断地杂交选育,确实让番茄的个头越来越大了。只是,有些标志性的东西似乎遗忘了,这些大番茄不香不甜,甚至连酸味都被省略了,这样的东西完全失去了“狼桃”的个性。

于是农学家又翻出了那些番茄品种的家底。可能你也想到了,我们吃的圣女果就是最原始的番茄品种,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完全驯化的品种,DNA序列分析的结果确实证实了这一点。在最近的一些育种开发中,重新开始将那些口感风味俱佳的小个头樱桃番茄的优良性状通过常规杂交重新组合在一起,就得到了口感极佳的圣女果。所以说,迄今为止,圣女果跟转基因技术还没有发生过关系。

转基因番茄,确实有

那么,有没有转基因番茄呢?这个确实有。实际上,早在1994年,在美国已经有转基因番茄品种“FlavrSavr”上市了;1997年我国也培育出了“华番一号”,在通过检测后也推向市常不过也不用担心,目前在番茄中导入的基因只是为了延迟番茄的成熟时间,抑制番茄体内部分特殊蛋白质的合成,从而关闭了降解细胞壁、让果实软化过程的“开关”。这样,就可以让番茄经得起长途跋涉,从千里之外的菜园来到我们的餐桌之上。

当然,这些品种在投放市场前都经过严格的动物实验,所以也不用担心它们会干扰我们的肠胃和健康。FDA对转基因番茄进行了老鼠实验。不过,老鼠是不吃番茄的,不管是转基因的还是天然的生番茄都不合它们的胃口。所以,在试验中只能用管子直接把番茄酱注入到老鼠的胃里。第一次实验,吃两种番茄的老鼠都安全;第二次实验中,吃转基因番茄的20只老鼠中有4只中招了,而普通番茄组的什么事也没有(这也是被反转基因广泛引用的实验结果);不过紧接的第三次实验结果是灌进两类番茄的老鼠都出现了胃部损害。最后得出结果是,大量吃下(如果这种进食方式能称为吃的话)转基因番茄和普通番茄酱的小鼠都有胃部损伤的危险,毕竟番茄中的酸含量不低,这对肠胃不是什么好东西。

除FlavrSavr基因本身,还有人担心那些当做转基因成功指示灯的基因。它们原理是,如果转基因成功,这样的细胞就不会被抗生素杀死。为了进一步明确这个标志性的抵抗抗生素的外源基因对动物的影响,研究人员专门搞出了纯的由FlaverSavr耐药性外源基因编码的蛋白,再次逼可怜老鼠吃下。即使当饲喂量达5000毫克/千克体重时,小白鼠依然活蹦乱跳。考虑到这种蛋白质在番茄果实中总蛋白质(每100克FlaverSavr番茄含蛋白质0.85克)所占的比例不超过0.1%,人类怕是很难通过吃西红柿吃到小鼠的剂量,因为一个体重60千克成人至少要吃下350千克的西红柿才与实验老鼠的摄入量相当。并且在模拟胃的条件下(pH1.2的胃蛋白酶溶液,37℃),该蛋白在10秒内即被降解。要想影响人体,这个基因显然还嫩了点。

最终,FDA得出的结论是,FlavrSavr转基因番茄跟市场上的其他番茄一样安全。这就是到目前为止关于转基因番茄安全性的认识。

结论:圣女果其实是种“原始番茄”,多吃点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即便是转基因的番茄,在上市前也经过了严格的安全性试验和评估,食用是安全的。